中国“大部制”改革启幕

大部制改革将按照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和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要求转变政府职能,通过转变职能、理顺关系、优化结构、提高效能的改革路径,做到权责一致、分工合理、决策科学、执行顺畅、监督有力。

改革进程

改革方案即将提请人大审议

2月25日至27日,中共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按照程序,方案将在今年3月提请全国人大审议之后向社会公布。

按照会议议程安排,3月11日下午3时,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将在第四次全体会议上作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3月15日上午9时,在第五次全体会议时,表决关于批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草案)》。

大部制改革不能一蹴而就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中国社会还是一个政府主导型的社会,政府功能比较强大。政府功能太强大了,就会有自身的利益,影响到市场力量。这次改革就是要培育社会与市场力量,来平衡政府的力量,使它们之间能取得和谐的发展。这也涉及到政府管理能力的问题。

汪玉凯表示,这次改革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立中国的现代行政管理框架,预计历时12年。英国用了大约20年的时间才建立了“大部制”,日本用了六七年,中国的“大部制”也不会一蹴而就,只会稳步推进。此次进行的“大部制”改革只是一个起点。

核心解读A大部制改革重组政府权力

改革后,被合并机构的人员如何消化,尤其是部级干部如何安置,这成为首先考虑的现实问题。更为关键的是,改革后如何制约大部委的权力,如何抑制部门利益抬头,这些都考验着改革设计者的智慧。

“大部制改革不是机构的简单合并,合并只是现象,现象的背后是政府权力的重组。”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认为。在早前,汪玉凯就提出两种重组模式,一种是大部委内部分设不同机构,分别行使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一种是在整个国务院组织架构内实现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分离。

从目前来看,在大部委内部实行决策、执行、监督“权力三分”模式更具可行性。二中全会公报表明,到2020年建立起比较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管理体制,这也意味着,在更高层次进行政府权力重组尚需时日。

“大部制改革是行政体制内部的改革,尚未涉及政治层面,更没有联动;因此,现在要做的就是转变政府职能,让职、责、权更为统一、一致,更加有效、更加‘廉价’地提供公共产品服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说。

核心解读B将健全对行政权力的监督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通过《关于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意见》。《意见》要求加强依法行政和制度建设,加快建设法治政府,推行政府绩效管理和行政问责制度。

《意见》指出,遵守宪法和法律是政府工作的根本原则。必须严格依法行政,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健全监督机制,强化责任追究,切实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要追究。

推行政府绩效管理和行政问责制度。建立科学合理的政府绩效评估指标体系和评估机制。健全以行政首长为重点的行政问责制度,明确问责范围,规范问责程序,加大责任追究力度,提高政府执行力和公信力。

健全对行政权力的监督制度。各级政府要自觉接受同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自觉接受政协的民主监督。加强政府层级监督,充分发挥监察、审计等专门监督的作用。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接受司法机关实施的监督。高度重视新闻舆论监督和人民群众监督。完善政务公开制度,及时发布信息,提高政府工作透明度,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本报综合报道)

背景

职责交叉催生大部制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务院部门之间有80多项职责交叉重叠,如农业管理方面,产前、产中、产后管理涉及14个部、委、局,建设部就与国家发改委、交通部、水利部、铁道部、国土资源部等24个机构存在职责交叉。部门设置过多,职能重叠交叉,多头管理等现象长期存在。

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实现服务型政府,大部制无疑是个很好的抓手。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政府绩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