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业发展将纳入地方政府考核

"中心城市要逐步迁出或关闭市区污染大、占地多等不适应城市功能定位的工业企业,退出的土地优先用于发展服务业。"

3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若干政策措施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08〕11号)(以下简称<实施意见>)为服务业的发展带来众多土地、税收、市场准入方面的"利好"。此时,距离<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公布整整一年。

一年来,服务业的发展似乎并未如人意。根据国家统计部门的数据,2007年第三产业(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39.1%,比2006年下降0.5个百分点。而2005、2006年,这一比例也呈现下降态势。这与距离"十一五"规划提出的2010年服务业比重,需要比2005年提高3个百分点的要求背道而驰。

 根据<实施意见>,"发改委要会同有关部门抓紧研究制订服务业发展考核体系,在条件具备时,定期公布全国和分地区服务业发展水平、结构等主要指标。"

这是去年单位GDP能耗、主要污染物指标下降将纳入地方政府领导考核计划后,又一个新的严格考核体系。

根据<实施意见>,国家将尽快研究完善产业政策,进一步放宽服务领域市场准入,同时会进一步加快推进国有服务企业改革。在中央外贸发展基金中安排专项资金,重点支持相关服务业的试点。同时国家也将在土地、税收、市场准入等方面,给予服务业的发展各种优惠政策。

<实施意见>还规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一般性服务业企业降低注册资本最低限额,除法律、行政法规和依法设立的行政许可另有规定的外,一律降低到3万元人民币,并研究在营业场所、投资人资格、业务范围等方面适当放宽条件。

<实施意见>的出台是否将有助于扭转服务业占国民经济比重不断下降的趋势?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山大学中国第三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李江帆。李江帆曾经为<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提出过很多建议。

工业化需要服务业快速发展

<21世纪>:国家提出需要尽快促进"十一五"时期服务业发展主要目标的实现和任务的完成,但是这几年来第三产业速度发展仍落后于第二产业,服务业比重仍在下降,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李江帆:主要原因是三大产业的增长存在此消彼长的问题。中国近几年的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发展并不慢,但是第二产业,尤其是工业发展更快,服务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不断下降。中国进入工业化中期,服务业已经成为短板。而工业要升级,需要服务业较快发展。

同时,也应该注意第三产业的绝对水平。比如人均服务产品占用比例,以及土地的服务密度,即多少平方公里能创造多少万元的服务业增加值。这个衡量重要。比如,西安的服务业占国民经济比重位于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第三位,但是其人均服务产品占用比例比沿海城市就低得多。所以不能唯服务业比重看问题。

<21世纪>:<实施意见>以及去年公布的<若干意见>提出了很多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措施,但是在工业化发展中期阶段,工业发展仍将快于服务业,这个规律难以违背?

李江帆:工业化是靠非农产业快速发展的,工业化不是重化工业化,而是涉及到工业化升级,三个产业协调发展,如何由工业发展带动经济发展,变成三大产业协调推动经济发展的问题。新型工业化离不开服务业的发展,不论是科技、环保还是科研工作都是。事实上中国人口众多,要提高效率,就离不开培训,因此工业化初期是工业片面快速发展,但是进入中期阶段就需要产业升级,服务业要配套发展。

<21世纪>:在工业化中期,服务业如何促进产业升级?

李江帆: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服务业发展是正当其时。

一个方面,是改善效率。比如促进技术进步,改善流程设备,做好产品开发。过去20多年来,电脑价格不断下降,但是性能质量不断提升就是例子。

二是在流通方面的作用。比如物流,能促进产品的购销服务升级,这方面见效很快,但不是"长效药"。但是,相对而言,第一方面的作用更加长久有效。因此工业化中期对于第三产业的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1世纪>:国家提出2020年第三产业比重要达到GDP的50%,一些发达城市经济以服务业为主,目前能实现这一目标的只有北京等少数城市。但这些城市似乎难以有可比性,如武汉、苏州、青岛都是工业为主,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在哪些方面转变思路?

 李江帆:各地的工业化现在都面临升级的要求,对于城市来说,这可能有一个梯度实现的问题,可能沿海城市率先实现,比如北京、上海、深圳先实现,然后是中部城市,最后拓展到西部城市。

目前,全世界第三产业占GDP比重是67.7%,低收入国家的这一比例也为52%。2007年,我国的这一数据在40%以下,这说明我国第三产业的比重的确偏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城市需要为了服务业而发展服务业。具体而言,需要根据各个城市的资源禀赋情况来发展。关键在于,即使发展工业,也可以通过延伸来促进服务业的发展,也反过来促进工业的升级。所以工业发展较快不是错误。

转变错误产业观

<21世纪>:<实施意见>提出放宽服务领域市场准入、加大财政对服务业发展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扩大税收优惠政策、实行有利于服务业发展的土地管理政策,以及促进服务业从业人员的社会保障政策。这些措施能否起到实际的作用?

李江帆:这个问题不只是第三产业。农业、工业也涉及到了,实际上是要扭转错误的产业观。有些地方认为工业能创造财富,而服务业不会,这个观点是不对的。具体在服务业方面,一些税收需要减免应予减免,同时一些限制性的措施该取消的需要取消。

政府发展服务业应该了解到一个情况,即发展服务业也是能带动就业,创造税收的,而不只是工业能带动就业和增加税收。比如旅游业本身的就业,与带动的其他就业比是1∶6的关系,创造的国内生产总值,以万元来算,自己创造的与带动的比例,是1∶4,所以旅游本身能带动建筑、交通、餐饮等相关行业的发展。因此在税收分配方面应该有优惠。

<21世纪>:目前中国服务业发展相对落后,是开放不够,还是保护不足?比如目前电信、快递等民营企业难以完全市场化,这样的问题如何解决?

 李江帆:目前有些领域是开放不够,有些领域是保护过多,很难一概而论。

比如金融业、通讯业是开放不够,导致竞争不充分。在这些方面提高开放度,增加效率。还有一个是保护不足,导致自然垄断产生,边际效率下降的问题,比如城市公共服务性事业,是否应该全部卖掉?政府是否应该管住价格,而不是完全放开?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推荐给好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TAG: 政府绩效